您现在的位置: 方言大全网 >> 搞笑方言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普通搞笑方言 揭密远征军
普通搞笑方言 靠短视频起家的“TikT…
普通搞笑方言 四川方言剧:二娃和幺…
普通搞笑方言 配音秀搞笑视频苹果版
普通搞笑方言 配音秀搞笑视频 v62 安…
普通搞笑方言 汗毛竖起了!四川一居…
普通搞笑方言 精彩搞笑视频《曹操赖…
普通搞笑方言 花都配音秀搞笑视频
普通搞笑方言 你以为自己很幽默?恶…
普通搞笑方言 四川“蓄势待发”正建…
普通搞笑方言 成都抖音短视频拍摄公…
普通搞笑方言 视频丨旗开得胜!株洲…
普通搞笑方言 生性幽默搞笑的星座能…
普通搞笑方言 搞笑段子:非要说出来…
普通搞笑方言 假面骑士副骑昭和化太…
普通搞笑方言 笑到打鸣的搞笑沙雕修…
普通搞笑方言 四川方言丨肖三:说“…
普通搞笑方言 肌肉猛男恶搞美女整蛊…
普通搞笑方言 川渝联手干大事!这两…
普通搞笑方言 巴中市恩阳区来江北区…
普通搞笑方言 川渝地区档案馆建党百…
普通搞笑方言 大动作!川渝共建9个毗…
普通搞笑方言 川渝13城市共建协调发…
普通搞笑方言 《万里长江图》告诉我…
普通搞笑方言 川渝科普基地创新发展…
普通搞笑方言 史上最菜斗地主配音演…
普通搞笑方言 文旅部联合百度地图上…
普通搞笑方言 【方志四川•方言…
普通搞笑方言 首届全国四川商协会秘…
普通搞笑方言 “用一句话证明自己看…
普通搞笑方言 【要闻】四川要闻第13…
普通搞笑方言 皮皮虾APP神评空降重庆…
普通搞笑方言 《西游伏妖》搞笑花絮…
普通搞笑方言 西藏好的语音翻译文字…
普通搞笑方言 日本版《西游记》太恶…
普通搞笑方言 山寨《西游记》预告片…
普通搞笑方言 笑话:西游记中的鸡吃…
普通搞笑方言 喜剧不能止于让人“哈…
普通搞笑方言 地下城与西游记第23集…
普通搞笑方言 虎头蛇尾?《三国:全…
  揭密远征军           ★★★
揭密远征军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6/10 19:15:00

  2007年,当导演康洪雷和编剧兰晓龙等一行四人走进云南腾冲时,他们传闻,在腾冲的地面上,每1.5米就埋着一个亡灵。63年前,中国远征军曾在这里浴血奋战,缔造过全歼腾冲城日军的奇观。

  那场酷烈的和平,让康洪雷惊讶,如许一段勾魂摄魄的汗青,若是不拍出来,他感觉本人就是罪人,就亏欠这段响当当的汗青。于是,后来有了《我的团长我的团》。

  就像《我的团长》里操各类方言的士兵一样,真正的中国远征军,也来自五湖四海。在西南边陲糊口了60多年后,他们再也找不到归乡路。

  在康洪雷看来,这些从存亡边缘走过一遭的老兵,用了半生才抚平心头和平的创伤,过上了安静的糊口,这份安静,是对他们的慰籍,所以他只能心存敬重,远远凝望。

  但其实,关心,除了意味着被打搅,还意味着不被忽略。在这些风烛残年的白叟中,还有良多人孤单而贫苦,除了遥远的尊崇之外,他们还需要社会其实的爱护和关怀。

  在《士兵突击》之后拍什么?2007年新年事后不久,康洪雷不会想到,选择拍摄题材这个本来简单的问题,竟有这么多人在关心。并且,号称从不拍古装题材的他要食言了,摆上立项日程的,是一部古装剧《隋唐演义》。启动《隋唐演义》在康洪雷这里并不是难题,然而他却在本人的第一部古装戏面前,放慢了脚步。

  “老康对《隋唐演义》的要求不只仅是一个汗青布景、文化或者人物的概念。”编剧兰晓龙说,“作为一个导演,他需要领会良多阿谁时代的一些具体而微的糊口细节。那时没有凳子,那我们的戏里该当是如何的一个坐姿;品茗的杯子、茶都是什么样。他会要求这种很有肉感的工具,来表示阿谁时代的一种内涵。所以老康要进入如许一个题材比力慢,很坚苦。”

  在粗拙而高产的中国电视圈,康洪雷是一个较劲的体验派。昔时拍摄童贞作《激情燃烧的岁月》,他在藏书楼泡了整整一个月,每天按部就班,8点半到,5点半分开。用了7个月的时间查阅材料和预备才开机。拍《青衣》的时候,为了熟悉京剧演员的糊口形态,康洪雷在中国京剧院住了一个礼拜,天天泡在后台跟演员们在一路。

  《隋唐演义》迟缓推进之际,兰晓龙把一份新材料发给康红雷,那是几年前他预备的一个一万多字的片子筹谋案,写的是二战期间驻华美军总司令史迪威将军的故事。兰晓龙记得,那天晚上六点多钟他把筹谋案发过去,康洪雷看到晚上两点多钟。第二天在公司碰头时,康洪雷两眼红肿。拍摄远征军的创意就在那天确定下来。

  在预备阶段,康洪雷的案头堆满了书,看的最多的是那本《史迪威日志》。滇缅公路、驼峰航路、松山战役、腾冲战役,一段又一段硝烟洋溢的狼烟旧事摊开在面前,康洪雷有些惊讶:我活了40多年,竟然这么蒙昧。如许一段勾魂摄魄的汗青,我竟然一窍不通。若是不把这个工作做出来,让大师感觉我们还有如许的中国人,我们还有如许惊六合、泣鬼神的事迹,汗青响当本地在阿谁时候就放在那儿,我不就是罪人吗?

  一个多月当前,康洪雷和兰晓龙等一行四人出此刻了云南腾冲。这里是远征军昔时奋战的浴血沙场,也是良多老兵此刻的家乡。“其时去云南的时候,对要写什么、什么人物、什么故事,脑子里一概没有,满是空白。”兰晓龙后来如许回忆。而在康洪雷看来,腾冲行前最大的收成是获得了故事的标的目的。他很享受这种陪同故事骨肉发展的期待,这种只要去向却不知起点的创作路程令他莫名兴奋。

  滇西边陲小城腾冲,西与缅甸邻接,汗青上曾是西南丝绸之路冲要,也是中国远征军最艰辛的战役之一松山之战的主疆场。

  兰晓龙第一次爬上松山那天,正好是清明节。山上很静,一块通俗的墓碑吸引了兰晓龙的留意:石碑之上,鲜明留下了8000多人的名字。在20万远征大军里,这只是一个军殉国的烈士人数。兰晓龙说不清其时心里的感触感染,后来在山上的一个多小时里,他找了一块草窝躺下,一言不发。

  那一天,康洪雷在滇西烈士陵寝。在他面前,一群彼此扶持的老兵像60多年前一样排队,在墓碑前站成一排,围着这些旧日的战友默默走了一圈。此中一小我,使出气力大呼了一声“立正”,步队中每小我就如尖兵一般,挺直垂老之躯,举起右手敬礼。在阿谁简略单纯但严肃的典礼里,一枚名为“亏欠”的心理炸弹,第一次重重地袭击了康洪雷。

  “我跟那些老甲士反面接触很少,由于我不克不及去触碰他们,看的汗青材料越多,越不敢触碰。”康洪雷说,“这些从存亡边缘走过一遭的老兵,用了半生心力才将心头的潘多拉盒子摁在心底,过上了现在安静的糊口,我怕我一个悄悄的触碰勾起他们的回忆。本来此刻曾经颤颤巍巍,八九十岁、一百岁的白叟了,每天都有人在归天。现在这份安静,我感觉曾经是他们可以或许获得的最大恩赐,你说我还怎样敢让他们再去触碰这个工作?我只能心存敬重,远远凝望。”

  康洪雷的顾虑并非过甚其辞。2008年,凤凰卫视已经播出过一部10集的记载片《中国远征军》,保山一名健在老兵看到时,冲动不已,导致心脏病爆发,几天后分开人世。“做这个戏,我们不单愿那些老兵被关心到。”兰晓龙说,“这也是我做《团长》的时候,没有跟任何一个实在战役、实在人物挂靠的一个主要缘由。”

  汗青上的中国远征军分滇西远征军和赴缅远征军两部门,《团长》着墨全在前提最艰辛的滇西部门。昔时赴滇西作战时,部队明令兵士连衣服都不许带,更不要说枪械。远征军勇士只得把身上全数家当扔掉,每人身背三十公斤盐。达到目标地后,再将这些盐卖掉想法子采办配备。“《团长》写的就是如许一群从来没有被关心过的人,连墓碑都找不到,这就是炮灰。”兰晓龙说。

  在与部门亲历者的接触中,康洪雷不断对一件事感应不测:当老兵们谈论已经履历的一场具体战役时,很少说到射击、远距离、阵地战这些凡是的作战概念,听得最多的是“拼刺”,还有“搂抱”和“拼命地撕咬”,中国远征军用如许的体例打了良多次战役。“你怎样可以或许想象,在腾冲的地面上,每1.5米就埋着一个亡灵。所以我们的《团长》,就尽量还原‘近战’,我但愿观众可以或许闻到这些人身上的气息。”

  “越走近这些老兵,就越觉亏欠,越感觉必需把这事说出来。”后来在康洪雷的《团长》中,“亏欠”,成了浩繁仆人公的一笔心债,虽然“此亏欠非彼亏欠”:学生时代就参军的孟烦了来到禅达之前,全连战友成仁,他却装死,用一条腿换了一条命。当副连长的时候,冲锋号一响,命精贵的老兵在战壕睡觉,他把一帮刚来的新兵蛋子赶上阵送命,一百多号人在他手上丧命,于是后来他就不断等候呈现有小我带着他们,“彼此之间不猜忌往前走,多好”。

  龙文章无名无分,谎称团长之名,在缅甸拉起一票溃兵,许诺带他们所有人回家,成果世人为了一个空头许诺悍然不顾,在怒江边的南天门,整整一个团的人三军覆没。他欠下了南天门上的一千座坟;师长虞啸卿用炮灰团作为尖刀,插入南天门腹地。本来说四个小时当前带着精锐主力倡议总攻,成果拖了整整三十八天。

  历时整整一年筹备,2008年2月24日,《我的团长我的团》在云南腾冲正式开机。

  如外界所言,康洪雷公然是按照片子的尺度来要求各部分。他告诉服装师高文晏:演员的衣服要半年不洗澡、汗加汗的那种结果,穿上还不克不及过敏,还要防脏。工具南北的兵都有,身上要带点家乡的标记,东北的穿件小坎肩,坎肩和坎肩之间要有不同,花的或者土的,领口是圆的或者尖的。每位主演四套衣服,每套衣服四个格式,一小我就十六套。两千套衣服都是好料,都得用砂纸打磨做旧,“开机前两个月,我的手满是抽巴的。”高文晏说。

  2008年4月8日,这一天要拍摄的是龙文章率领大师追歼怒江边日军斥侯的戏,炊火师郭岩拿着烟饼,站在康洪雷面前试验本人的一种炊火结果。就在回身之后,烟饼发生爆炸,连同郭岩在内,现场三人受伤。在送往病院的路上,郭岩永久地分开了一路奋战一个多月的诸位战友。

  俄然发生的变故打乱了剧组整个打算。“阿谁处所坟比力多,老乡的坟,还有抗战英灵的坟,人都是出了事当前就唯心了。变乱当前,大师每天都带着一种影子在那儿工作。”美术师赵立新说。

  剧组颠末一天调整后恢复了拍摄。4月20日,当天的拍摄中有一场是军民溃退的大排场,拍摄用的廊桥制景恰是由赵立新设想。本来这场戏的拍摄地定在情况和氛围都与剧情很是吻合的松山汇通桥,由于拍摄前提限制,后来选择在火猴子园一个雷同于松山的情况。当群众演员颠末桥边的布景时,廊桥俄然坍塌,形成48名群众演员受伤。此次变乱距离剧组为郭岩举行的悲悼会仅仅5天。距离前次变乱只要12天。

  施行制片人李义华后来说,“汽车过都没事,成果200人发生的共振却让它塌了。”本地人后来告诉他,“腾冲这个处所水土太硬。”言下之意,便是冤魂太多。

  坍塌变乱发生后,制片方敏捷付给病院50万元医药费。在腾冲本地病院,伤员、陪护家眷差不多占满了整个病院。得知血浆垂危,200多人的剧组连夜列队献血。几天内,制片人吴毅筹集到500万领取每天发生的各项费用。康洪雷将本人关在房子里,闭门不出。

  “那段日子几乎感受人要解体。”制片人吴毅说。加上上一次变乱,剧组前后整个补偿费用快要900万,对于制片人来说,这意味着每集片子追加了20万的成本。持续两次严重变乱,《团长》剧组立时成为媒体关心的核心,一时间这个旧日的明星团队,成了一个缝隙百出的问题团队,各类声音铺天盖地而来。

  “我不单愿这是我的最初一部戏。”演员段奕宏的这句话其实是其时剧组良多人心里的担心。畴前热闹的剧组登时恬静下来,一种失望的情感起头传染、延伸开来。如许的气味后来毫无保留地进入了《团长》,炮灰们从头到尾难以脱节方圆的病笃之气。这场恶仗才方才开首,大师就被逼上了绝境,还能打下去吗?能否炮灰的宿命不经意地在剧组附体,“明晓得不成能,我们还在想胜利?”

  “导演,咱还拍吗?”饰演迷龙的张国强走到康洪雷面前,替本人,也替良多剧组同事提出了心底的疑问。

  痛定思痛之后,康洪雷走出本人的房间,浅笑一如畴前,他晓得那是大师等候的定心丸。他告诉剧组:若是有人想分开,提出来就行。留下来的,大师继续在一路,把这事做成了。段奕宏后来用如许一句话评价他的导演:他身上有良多处所就像龙文章。

  拍摄不克不及遏制,施行制片人李义华不得不调整了随后的拍摄打算:大排场改成中排场,上万人的改成十几小我。这是一位和康洪雷相伴多年的兄弟,昔时他们曾是内蒙艺校的同班同窗。从《激情燃烧的岁月》起头,人称“四哥”的李义华站在了每一部康洪雷作品的主要岗亭上。

  在《士兵突击》中饰演许三多二哥的演员王大治在《团长》中戏份大幅添加,这一次他出演的是湖南兵不辣。在后期拍摄中,王大治倡议了足球赛。腾冲海拔两千多米,由于高原反映,根基上上场五分钟就得换人。即便如斯,王大治仍然当真地做了个表,首发阵容、替补名单、领队、锻练,一应俱全。他们的敌手都是腾冲的半专业队,在正式的四次角逐中,球队两胜两负。在王大治的队员名单上,右前卫的位置写着一个名字:康洪雷。

  畴前的生气和笑声又回到了剧组,跟着拍摄推进,远征军这场持久战日渐闪现出它的煎熬来。片中一共呈现了四次大战,演员们手持各自的枪械,在滇西高原的森林里化作炮灰团的一员,穿透光阴的尘烟,一次又一次奔驰在镜头之下。“经常收工之后,真是连措辞的气力都没有。”张国强回忆说,“每天鼻孔里都能擤出两团纯黑的鼻涕,绝对是纯黑的。更不要说身上、耳朵里的脏土了。”

  在拍摄后期,脚本起头跟不上拍摄节拍。兰晓龙自从亲历两次变乱后,一马平川的创作形态遭到了影响。脚本完成的时候曾经是7月底。若是按照脚本拍摄,起码还需一个月的时间,此时整个剧组颠末半年多的拍摄,全体演职人员身心俱疲。“就如许竣事!”拍完树堡战役后,康洪雷为剧组吹响了集结号。8月3日,《团长》长达172天的漫久远征竣事。

  别离的日子来姑且,饰演张立宪的李晨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待,不辞而别。饰演不辣的王大治走到康洪雷跟前问他:导演,我没给你丢人吧?康洪雷拍拍他的肩膀说:没有!在人群里,康洪雷看到了饰演兽医的演员罗京民,他走上前握住罗京民的手,“老头儿,老爷子,这个戏不错,完了当前我们下部再合作。” 罗京民握着他的手说:“康洪雷啊,雷子,三年之内,我不跟你合作了。累死我了,太累了。三年之内,你的戏我不拍了。”

  陪伴云南、江苏等地不输片子首映的开播庆典,2009年3月5日,《我的团长我的团》播出。与《士兵突击》的一片叫好分歧,《团长》迎来了康剧最强烈的争议之声:从孟烦了喋大言不惭的旁白,到龙文章一直亢奋的表演形态,再到虞啸卿死后川军团的汗青本相;从远征军的德式头盔,到空疆场面与《珍珠港》的类似;从疲塌的节拍到认识流式的心理节拍剪辑甚至创作诚意,质疑之声接踵而来。

  “《我的团长我的团》激发的争议其实是一种精英追乞降公共形式之间的不均衡导致的坚苦。”北大传授张颐武如许评论。在这部悬殊于《士兵突击》的新剧中,《团长》延续了康洪雷作品一贯的独创表达和入世的魂灵诉求。“我想让工作是该有的样子”,信大局,仍是信良心?我们傍边谁不曾有亏欠?面临一场必败的人生,为什么还要想胜利?

  如统一部叫好不叫座的片子,《团长》之前,包罗《士兵突击》在内的所有康洪雷作品,虽然口碑不俗,但投资商根基赔了个底儿掉,抱负情况不外是保本。昔时《激情燃烧的岁月》火遍全国,投资方仍然没有挣钱。而这一次,100万,是制片方对外颁布发表的《团长》单集收购价,据业内人士透露,最初的成交价钱以至比这个数字还要高。“《团长》是康洪雷作品中营销做得最成功的作品”。制片人吴毅说。

  对于观众两头发生的争议,康洪雷无暇顾及。《团长》的后期工作在开播之后仍然没有竣事,交片当前,他奔赴大庆,起头了新剧《奠定者》的严重拍摄。这是一部将在本年表态央视的开国60周年献礼剧,这一次,康洪雷的镜头重温的,是上世纪50年代石油大会战的火红岁月。

  9年前,38岁的康洪雷壮志难酬。在千禧年即将到临的时候,他给本人下了最初通牒:再拍不成,就改行去做制片。1999年11月,他站在了《激情燃烧的岁月》片场,坐在监督器前呼吁起了整个剧组。拍摄的时候,片场来了良多人。康洪雷很是兴奋,他认为这是各方带领来为本人鼓劲,后来才得知,人家是来看第一次做导演的他行不可,备用导演早就预备好了。协助他实现导演梦的伴侣和伯乐张纪中说:康洪雷的可爱就在于他还算是诚恳人,像一块多年被藏匿的煤,见了天日本人发光发烧一番,就很让他冲动了。

  现在的康洪雷曾经成了国产电视剧的一个品牌,但此时,他的脸上已然呈现了倦意。“拍电视剧其实对本人是一种打劫,将你的所学都打劫得一点都没有了。”比职业打劫更让康洪雷不适的是,在北京的他很不欢愉。直到现在,他仍然是内蒙古电视艺术核心的一级导演。只需有空,他就回到内蒙陪父母。每次分开家时,他都跟家人说,我上北京兵戈去了。

搞笑方言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搞笑方言:

  • 下一个搞笑方言: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方言大全网声明:登载内容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