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方言大全网 >> 搞笑方言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普通搞笑方言 诗歌生长于矛盾之上
普通搞笑方言 营造浓厚党史学习氛围…
普通搞笑方言 谷川俊太郎x田原|诗的…
普通搞笑方言 “民呼我行”步履不停…
普通搞笑方言 泰州兴化举办“语言动…
普通搞笑方言 来宾调查队举办“学党…
普通搞笑方言 “铭记历史 不忘革命先…
普通搞笑方言 朗诵、话剧表演、诗歌…
普通搞笑方言 山东艺捷教育-艺捷教育…
普通搞笑方言 公司年会诗歌朗诵稿
普通搞笑方言 带你来欢笑爆笑图片送…
普通搞笑方言 豫鄂川渝暑气逼人高温…
普通搞笑方言 又有9个中央扫黑除恶督…
普通搞笑方言 让川渝水电入鄂不再“…
普通搞笑方言 “外婆”与“姥姥”之…
普通搞笑方言 湖警朗读者特辑丨听~ …
普通搞笑方言 南皮县妇联开展“亲子…
普通搞笑方言 工地搬砖汉子醇正播音…
普通搞笑方言 挖掘有声电台功能 “主…
普通搞笑方言 今日《四川日报》头版…
普通搞笑方言 小猪佩奇被禁疑云背后…
普通搞笑方言 《妈妈你真好看》杭天…
普通搞笑方言 警花绽放 不负芳华
普通搞笑方言 诗歌《我爱我的祖国》…
普通搞笑方言 石油的方言——读诗集…
普通搞笑方言 方言·为你读诗丨腹有…
普通搞笑方言 方言和诗意 - 百度学术
普通搞笑方言 方言读诗 - 百度学术
普通搞笑方言 方言今音解读《诗经》…
普通搞笑方言 搞笑段子:能把邋遢说…
普通搞笑方言 有哪些让人笑到肚子疼…
普通搞笑方言 每日很爆笑的段子_有趣…
普通搞笑方言 搞笑段子精选幽默笑话…
普通搞笑方言 幽默与笑话集锦
普通搞笑方言 闲看视频电脑版下载
普通搞笑方言 看点啥 28
普通搞笑方言 看变化、找答案 中外媒…
普通搞笑方言 川渝两地机关青年再度…
普通搞笑方言 川渝协同推进产权、人…
普通搞笑方言 别的吧看到的搞笑配音…
  诗歌生长于矛盾之上           ★★★
诗歌生长于矛盾之上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5/19 8:08:32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Adam Zagajewski ,1945——),波兰诗人、小说家、散文家,“新海潮”诗歌的代表人物。1945年,扎加耶夫斯基生于波兰利沃夫(今属乌克兰),出生后即随全家迁居格维里策。1960年代成名,是新海潮派诗歌的代表人物。1982年移居巴黎。次要作品有《公报》、《肉铺》、《画布》、《炽烈的地盘》、《愿望》、《测验考试赞誉这残破的世界》等。2004年,扎加耶夫斯基获得由美国《今日世界文学》颁布的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我认为有一个诗的来历——一个内在的来历——某个时不时消逝又重现的事物。诗歌降生于心里糊口和外去世界相遇的时辰。我十分垂青这一点:诗是心里糊口和某个外在事物的冲突,可是,必然还具有此外工具——活力。没有活力,我只会有缄默和忧伤的日子。换一天,我感应冲动,并且有一个内在的工具,在我里面,那种无声的惊讶。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它总在要求必然的耐心,有能力熬过蹩脚的几天,甚至更长的几周。等候那内在的来历重现。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差不多吧。有些天或有几周,我感应这种奇异的内在的缄默,我不去试着写作什么。我只是阅读,进修,有一点忧伤,而我在糊口,却不试着写作,不,由于那是不成能的。我做其它的事,但在如许低迷的期间,我从不试着写作。

  兰斯•拉尔森:我阅读过大量学生的习作。这些诗作有问题吗?有没有一个配合的特征?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常常,年轻的诗人不克不及找到一个激活一首诗的核苦衷物。在我阅读期刊,读我不喜好的诗时,总能发觉一种贫血症,词语没有生气。在每个国度,也许在每一种言语里,总能发觉一种贫血的现代诗歌——“前诗歌”(pre-poetry),或者日志似的工具,一点点察看。将它们放在一路,可是它们并不克不及形成一首活生生的诗。

  兰斯•拉尔森:在你本人的作品里,在将开初的音符转换成为一首诗方面,“点窜”起到一个什么感化?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并无必然之规。有时在飞机上,火车上或者在某个泛泛的时辰,有什么进入我的大脑,我常常草草把它记下来。两年之后,以至五年之后,这些句子就很是无益。它们就像很小的灵感,一个意象。我常常在一个被健忘的笔记本上发觉一行句子,俄然看到一种新的可能。这凡是要花三、四天,在这些日子里我感受本人就像一个铁匠。诗是能够锻造的。我能够形塑它,由于我有这么一块热铁。我不竭地重写,有时候是十遍草稿,一次接着一次,由于这诗仍是热的。在这种狂热过去后,我就不克不及再做点窜了。它过去了,完成了,冷却了。若是它是成功的,我就很欢快,保留它,不然,我就不欢愉。我把点窜当作在一个活的身体上做手术。

  兰斯•拉尔森:也许我们能够谈谈你的诗《去利沃夫》。你记得它的创作景象吗?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我在1983年4月写下了它,是我移居巴黎后写的第一批诗中的一首。我的老婆去滑雪时,我就独自待在公寓房间里,说这些纯属妙闻性质,可是在这个期间,我糊口在我老婆的公寓和我为本人租住的小公寓之间。我们还不克不及完全糊口在一路,由于她的离婚还未最终处置完毕。我租住的公寓很蹩脚,十分蹩脚。我厌恶它,来到她的公寓就像是天堂,并且它带给我出格的活力。有一种孤单而又与人相伴,连系在一路的感受。她不在那里,可是她在。这首诗就来了。我有过一个念头,写点跟活动(motion),跟旅行相关的工具。叶芝的《驶向拜占庭》是一个遥远的典范,或者至多是一首关于活动的抱负的诗。那时,我有过难以相信的三天稠密的写作期,此中我可能将这首诗写了六遍、七遍,然后才干休。

  兰斯•拉尔森:你提到过,在诗歌朗诵会上你并不经常读这首诗。能够谈谈这个吗?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好的,在我完成这首诗时,我感受它是不错的,并且它使我欢快,可是在这之后几个月后,良多伴侣告诉我说,“这是你最好的诗。你再不成能写出像这首诗一样的好作品。”就如许,它有了它本人的生命,尔后来,好久之后,它被选入选集,被翻译。我不时地朗诵它,但我不想被人认为我是唯逐个首诗歌的作者。若是有人对我说,“这是你最好的诗。你不成能再写出更好的作品”,我的发展就竣事了。这长短常令人沮丧的,被一首诗限制。

  兰斯•拉尔森:你最广为阅读的诗作是《试着赞誉这遭损毁的世界》。你能谈谈你是若何写作这首诗的吗?在“911”后,当它在《纽约人》颁发后,给你带来了什么变化吗?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我写下它时是在“911”发生前一年半,在休斯顿,在我的一个疯狂写作期里。我打开一个旧笔记本,此中有如许一行,只要这么一行,“试着赞誉这遭损毁的世界”,我认识到,这就是我想在诗里要说的素质,它连系了对世界的赞誉,同时又有一种感受,那就是我所晓得的世界不断是残破的。我出生在中欧如许一个残破的世界,遭到过恐怖的损毁。我发展在奥斯维辛附近,这是我的一个深刻的信念,就是我们的世界是如许一个世界。

  在我很年轻的时候,我没想过赞誉。我认为我们必需悼念或者叛逆,而许久之后,我看到叛逆是很短视的反映,由于现在没有太多仇敌值得做出如斯严重的叛逆。同时,阅读我们的大师,我发觉,赞誉是诗歌次要的调子。在巴罗克音乐里,有一个“通奏低音”(basso continuo)的概念——节拍的根本。我认为诗歌的通奏低音就是赞誉,但这是一个复杂的赞誉。这个世界可能不断都在被损毁,并不清洁或无辜。我认为,在糊口里具有矛盾,所以这一行诗——“试着赞誉这遭损毁的世界”——扑到了我身上,于是我写下了这首诗。好久之后,纯属偶尔,它颁发在《纽约人》杂志上,可是,它对于我来说,并未有什么意义上的改变。我晓得,对于良多读者,这首诗略微有点分歧,由于它和那一特按时辰联系在一路。对于我,它仍然意味着如许一个更为总体性的反思。

  兰斯•拉尔森:重读你的书时,我留意到此中充满引喻——你的很多诗,都是在向那些画家、诗人、哲学家等等讲话——这让我想到奥登的一行诗:“艺术是我们与死者一路进餐的次要体例”。( Art is our chief means of breaking bread with the dead. )是什么惹起你对艺术和哲学的乐趣?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我喜好你援用的奥登诗句。我写过一首诗,《晚期贝多芬》,写于戒严法施行期间的1982年。那是一个很是阴霾的汗青时辰、政治性的关头。我写过一些愤慨的诗——也许不是那么叛逆——愤慨。写作这首诗,次要是为了呼吸一些更纯净的空气。那时我只是突然感应,这首诗是致敬,向艺术的伟大、纯粹性致敬。它也帮我渡过了那几个月恐怖的日子。

  只是在比来,我俄然读到里尔克手札里的一个句子。他说,所有诗歌都是由统一个诗人所写——一个很是斑斓的句子,它的意义等于说,整小我类的文化是由一个艺术家缔造的。当我们赞誉舒伯特、曼德尔斯塔姆或者西蒙娜·薇依时,我们就是在赞誉我们称之为“人类文化”的这一奇异建筑的这些配合缔造者。所以,在我赞誉此中哪一小我时,我看到的并不是一座坟墓或公墓,而是一个缔造性的源泉。所以,这一句”与死者一路进餐”——我简直是在和他们一路进餐,可是我并不认为他们是死者。

  兰斯•拉尔森:在你的诗里,我留意到一种强烈的辩证的活动,你仿佛在提炼出一个论点的两个方面,或者,将两种精力塞进统一个身体。这些张力很早就呈现了吗?它们似乎形成了你很多的诗。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我想,这是我思惟屈折变化了的性质,由于我并非成心为之。对于我来说,诗歌发展于矛盾之处,斑斓的矛盾,以至丑恶或者令人厌倦的矛盾。这种“变化”的观念,成立在巴门尼德和赫兰斯•拉尔森克利特的哲学之上。我有这种思惟。若是你是一个诗人,每个月你城市相关于诗歌的新的定义。这个月,我认为,诗歌是人类思维的集中再现,不是每天在大学里、在学问期刊上、在科学上发生的那样,是对思之事务的逃避。相反,诗歌由一切正在被言说和主意的工具而惹起,然后插手一点魔术式的奇异。诗歌不克不及从哲学的工具、旧事性的工具、每天正在发生的辩论之中逃分开去。它该当听,该当参与,然后带来扭转的晕眩或者速度,注入某种奇异的魔力。于是,矛盾不只是在你的思惟之中,而是具有于智力的宇宙里。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是,也不是。一首诗歌承担所有这些分量,所有这些繁重的事物,可是这种扭转付与了它光线。这是又一个矛盾,但你不得不接管汗青的这种分量。作为一个诗人,你不是像树上唱歌的鸟儿一样欢愉。你巴望那样,可是你不得不进入奥斯维辛,你不得不进入二十世纪的深渊,你不得不进入现代性的暗淡水域。并且,你不得不歌唱。起首,你不得不接管这种重负,然后你必需解放本人。这种对本身解放的步履,就是诗。

  兰斯•拉尔森:你的良多诗都写到波兰——波兰作为一个处所,波兰作为政治身份,波兰作为自我和他者,波兰作为意味的汗青。若何才能使波兰成为一个常新的主题?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啊,这和我前面说到的一个评论相关,就是汗青的重负。波兰是个很是倒霉的国度,并不十分惹人瞩目,但它是我的国度。出生在如许一个国度长短常奇异的,这个国度比起其他欧洲国度来说,更难界定,仅仅具有了两百年。它曾经懂得某种伟大和抵当,也见识了良多卑劣。波兰不长短常可爱。若是你到了意大利或者法国,你会感受它们可爱得多。并非只要我如许看,良多波兰诗人都在不竭地感应惊讶:这就是我的祖国?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在波兰,很长一个期间里,“文学”这个词都带有一种处所性色彩。波兰浪漫主义者都是一些绝妙的诗人,可是,在某个意义上,他们丢失于因波兰得到独立而发生的无望的评论中。然后到了一个难以相信的时辰,有了米沃什,有了赫伯特,有了亚历山大·瓦特,有了希姆博尔斯卡,也有了古斯塔夫·赫尔令,以及贡布罗维奇。我认为,波兰的身份曾经被米沃什以及别的这些人从头定义了。它已是一个完全分歧的身份了——更丰硕,更聪慧,也更火速。它吸引我参与到对这种处所性身份从头定义的冒险之中,使其成为一种更伶俐的身份,更多重的身份。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回到克兰斯•拉尔森科夫,对于我是一种挑战。它的意义跨越了对波兰身份的回归,波兰身份现实上是无法脱节的,只需你在写诗。就算我在巴黎糊口到生命的竣事,我仍然是同样阿谁波兰声音、波兰作家。克兰斯•拉尔森科夫是石头,是气息,是与伴侣们配合具有,如许一个无机联系的处所。它有这种处所性的工具,也有一种世界性的感受。

  兰斯•拉尔森:在你良多诗作的本色处,具有一种反讽的感受。有时,你嘲讽性地使用反讽,有时将它作为一种东西,给奥秘和奥秘主义清出一点空间,而有时候,你巴望完全脱节它,就像你在《漫长的午后》一诗的结尾写的:“哦,告诉我如何治愈我的嘲讽,怔忪的凝望/看见却看不透;告诉我如何治愈我的缄默。”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对于我和我们所有人来说,反讽是个主要的工具。我把反讽看作一种修辞的兵器,可是我否决把反讽作为一种世界观。在我看来,后现代文化太深地陷入了反讽的窘境。

  兰斯•拉尔森:一种需要的险恶,因而,不是仅仅出于其本身缘由,我们该当全心拥抱的某个工具。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是的。我视否决讽为一种匹敌低俗和卑劣的兵器,而不是匹敌高尚的兵器。后现代文化操纵反讽,否决高尚的事物,否决精力追求。在最高的精力追求里,反讽往往消逝。我不认为奥秘主义者都是反讽性的。我想保留一些反讽,但我更视反讽为断根的东西,用来否决低俗的工具,否决障碍我们获得更高事物的工具。我从未操纵反讽否决某种高尚的工具,否决神,那样就太不合理了。

  兰斯•拉尔森:在你的一首诗里,你谈到置身一个博物馆里,然后感应反讽消逝了。如许的了了,能否只在启迪性的时辰才能获得?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我想,诗能改变诗人。即便诗歌只在很少的启迪或灵感的时辰到来——无论你选择叫它什么,任何名称都是临时的——你也被写下的诗改变了,被它们缓和了。我想,在我的诗里,我曾习惯于反讽。那里有种诙谐感,不克不及和反讽混合了。反讽具有更多的恶意。在智力的方面,反讽可能更伶俐,但在诙谐里,总有某种我们深深喜爱的工具。我在某个文章里写过——我也不断相信——奥秘主义者懂爱。一个奥秘主义者不克不及成为一个反讽者。可是,笑——它是一个很美的姿势,能够长短常虔诚的。在笑声里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工具。比起反讽来,诙谐感更少粉碎性。我的抱负是,对峙诙谐感和一点反讽,但不让它成为我的最高领导。

  兰斯•拉尔森:你的诗,有时是相当小我化的,而从不是自白性的。我想晓得,你能否情愿评论此中的别离,或者会商一下东欧式的敏感性(sensibility),它似乎倾向于否决那种自白派模式?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此中的别离是很精微的。对于我,诗歌里的小我化,意味着你要向读者展现你之所是。你不必羞于表露,但你要试着将你本人作为一个全体的具有来显示。作为一个自白派的诗人,至多在英美的保守上,它与心理阐发学的胜利是分歧的。自白派的诗,次要是关于离婚,关于所有那些发生在家里的灾难。它对于人道的定义长短常狭隘的——是中产阶层的,不欢愉的。小我化的诗,更接近前心理学(pre-psychology,),正如我们的诗。为了取得我们的读者的某种信赖,我们必需展现我们本人。小我化诗歌的大师是兹别格涅夫·赫伯特,他的诗老是具有两个方面的工具:道德的具有和对纯粹的追求,但他也常常冷笑本人,冷笑本人在良多方面是若何无助。别的,小我化还意味着具有某种精力性的工具,在你碰到那些高尚事物的时候,你试着在诗里传达它们。

  兰斯•拉尔森:在我看来,你的诗《自画像》在小我化模式上是一个庞大的成功。你向我们呈现小我,但并不是一个深陷于自我的生物,而是一个跟国度、汗青和他者发生亲近联系的个别。

  我喜好如许的体例:显示你之所是,可是并不外度。让我们仍以赫伯特为例。他蒙受了躁郁症的疾苦。他晓得它是什么,晓得它的名称,可是,在他的诗歌和漫笔里,从来没有写过它。有人可能会说:“这是一个错误:一个作家该当说出一切。”但赫伯特属于一个分歧的保守,一种我出生在此中的保守。

  兰斯•拉尔森:在自白派的诗歌里,具有一种潜在的缩减,在呈现人格、挣扎和愿望方面,它只呈现出病理性的范畴。它会剥夺一小我的精力性,以及心理的丰硕性。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很是准确。像赫伯特如许的人,他身上让人感乐趣的工具,并非躁郁症,而是其他的一切工具:他的想象力,他的追求。他没有向我们细致描述他的疾病,以至底子没有提到这个现实,他是对的。

  兰斯•拉尔森:你有不少诗作,或隐或显地写到对于天主的追随。崇奉,在你的写作里,次要起到什么感化?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一个焦点的感化,我想。我是一个护照上的上帝教徒,能够这么说,但我不是一个很好的上帝教徒,由于我并不完全同意教皇告诉我的一切。我自作主意地选择了宗教崇奉的、一个果断的教徒,一个名副其实的上帝教教徒的自在。这种对天主的寻求,是一个隆重而私家的工作,并且我感应很是欢快,我在诗里连结了这个自在,好比说,无需向任何人传教。我也不成能向任何人传教,由于我只能通过如许一种体例,三分之一反讽三分之四当真追求的体例,追随我的天主。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开办于2015年11月16日,诗社以“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任务,以弘扬“诗歌精力”为主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立异、诗的精力愉悦。现已出书诗友合著诗集《读睡诗选之春暖花开》《读睡诗选之草长莺飞》。诗友们笔耕不辍,诗社砥砺前行,不竭推陈出新,保举优良诗作,出品优良诗集,朗诵优良作品,以多种形式保举诗人作品,让更多人读优良作品,体味诗歌文化,我们正外行进中!

搞笑方言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搞笑方言:

  • 下一个搞笑方言: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方言大全网声明:登载内容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