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方言大全网 >> 方言英语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普通方言英语 在这家酒吧唱过歌的草…
普通方言英语 英语趣味小知识
普通方言英语 爆笑趣味英语小知识10…
普通方言英语 趣味英语小知识你知道…
普通方言英语 抖音神曲“前看其详上…
普通方言英语 抖音哎咿呀哎咿呀有点…
普通方言英语 b站经常用的小黄歌英语…
普通方言英语 我要笑疯了鹿晗《Lu》…
普通方言英语 龚琳娜新歌《帝江混沌…
普通方言英语 6-12岁怎么选英语班?…
普通方言英语 郑州规模大的幼儿英语…
普通方言英语 聚焦PX项目:风险不大…
普通方言英语 成熙英语——让我有勇…
普通方言英语 史上最完整的英语口音…
普通方言英语 方言的消亡无可避免
普通方言英语 英语其实就是汉语里的…
普通方言英语 英语也有方言吗?
普通方言英语 天学英语:让智慧化教…
普通方言英语 上海市英语教育教学研…
普通方言英语 马克·吐温在美国课堂…
普通方言英语 男子家传百年前英文教…
普通方言英语 外观设计轻便小巧科大…
普通方言英语 科大讯飞智能录音笔B1…
普通方言英语 观察 “念得出、看得懂…
普通方言英语 听说读记样样行的英语…
普通方言英语 英语四级作文万能模板…
普通方言英语 地道北京话:《老炮儿…
普通方言英语 新神曲火了 “男版龚琳…
普通方言英语 《十三亿分贝》都在玩…
普通方言英语 2022年考研英语每日一…
普通方言英语 2022考研英语阅读提分…
普通方言英语 2022考研备考英语阅读…
普通方言英语 2022考研英语阅读理解…
普通方言英语 2022年考研英语每日一…
普通方言英语 我国的七大方言是什么…
普通方言英语 保护方言有什么意义?
普通方言英语 湖南这个县的方言比外…
普通方言英语 数据库的方言是什么意…
普通方言英语 方言向火是什么意思?
普通方言英语 「蒋国语笑话」谁能复…
  在这家酒吧唱过歌的草根都成了华语乐坛大神           ★★★
在这家酒吧唱过歌的草根都成了华语乐坛大神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5/21 17:55:42

  1990年前后,矮大紧的人生发生巨变。他先是在上海石库门阁楼里写出童贞作《逃出城市》,紧接着组了“零点阳光乐队”,然后流离、退学、失恋、考研,在苦涩恋爱的落幕声中写下《同桌的你》。

  1991年,老狼结业下乡给人装电机,拿到第一笔工资,请高晓松吃饭。那天大紧喝大了,归去路上拉着老狼的不撒手,痛哭流涕道:

  千万没想到,一缕春风吹进大紧人生。3年后,老狼在大学生晚会上唱《同桌》,红遍全国。两人翻身做了命运仆人。

  “其实昔时《校园民谣1》那张专辑里还有良多优良歌手,成果就我一个红了。”

  这话不假,除了老狼,昔时一路唱校谣的,还有郁冬这种大才子,还有把大师小样四处保举的热心战友沈庆。可除了老狼,这些名字都被遗忘在了华语乐坛的角落里。没法子,那时内地就三家唱片公司,仍是外资的,谁想出唱片赚名气,端赖命运垂青。

  也别说沈庆了,隔邻的北大,昔时也效仿清华出了张《没有围墙的校园》,丢到市场上,一点声响也没有。怪谁呢?

  我们真格基金的徐小平教员,代表作《礼拜天》就收录在那张北大合集中,万般无法没有火,只好去美国刷盘子。后来仍是不甘愿宁可,回国本人砸钱开办音像公司,出了一张《洋插队情歌》。很倒霉,徐教员的心血,被遗忘在了华语乐坛的角落里。从此再也没能回到歌坛。

  徐教员虽然退出了文艺界,却成为了我国独立音乐人的前驱。本人写、本人出、本人卖这种豪举,其时有几个搞音乐的人敢干?

  那是1994年,若是徐小平昔时没有兴冲冲地飞回加拿大,再在北京对峙个七八年,说不定会混进北京的民谣圈子。

  高晓松被关在石库门那年,曾在青海运输公司上班的张佺,正在歌厅里给人弹贝斯。张佺是80年代末被吉他打动的。从此分开单元,起头玩音乐。在歌厅,他碰到了兰州棉服厂的小索。两人一见如故,相约到成都、杭州谋生。

  1995年,两人厌倦了伴奏,想做一点属于本人的音乐。于是乎,他们在西湖边成立了一支民谣乐队,取名为“野孩子”。

  和崔健那拨人受欧美摇滚影响分歧,张佺和小索数次回到大西北家乡挖掘民歌,从中罗致养分。1996年,两人决定北漂,住进了地下室。没有糊口保障,也不知明天若何,为此,他们写出了那首《糊口在地下》。

  在北京完成首演后,两人回兰州表演。唱起“花儿”改编的民谣,把台下两位青年给震住了。他们一个叫郭龙,一个叫张玮玮。

  很快,他俩就插手“野孩子”。音乐专业身世的张玮玮寻到北京时,张佺问他会不会手风琴。其实不会,但为插手,张口就来,然后一晚上把手风琴练会了。此后,他便混在北京,跟在小索屁股后面转悠。

  千禧年后,野孩子的糊口有了改善,差不多能吃上饱饭了。于是大师想法子借钱盘了一家小画廊,开了一家“河酒吧”。开酒吧的目标很简单,一是为了大师有一个不变的排演场合,二是为了有不变的收入包管糊口。

  河酒吧开业那天,野孩子唱了《黄河谣》。彼时,北京良多酒吧都是暴发户堆积地,土财主花钱,让歌手唱风行歌。但在河酒吧,观众只能喝酒、听歌,不答应摇骰子。相当于livehouse的雏形。没想到这一搞,没有引来几多财大气粗的顾客,把北京一多量独立音乐人和文化人吸引来了。

  周云蓬1995年到北京时,住80块钱一个月的房子。然后背着吉他,卷一张大饼去陌头卖唱,从早唱到晚。若是命运好,就能喝一瓶啤酒,吃上一顿猪头肉。

  本来在酒厂上班的万晓利,自95年起头,每年都要进京找唱片公司保举本人的唱作。持续三年无果,最初一咬牙,带着妻女北漂,在颐和园边上租了间很小的房子,四周唱酒吧谋生,操纵零星时间搞创作。

  好几年里,他带着20多首作品奔波于各大唱片公司,无果。在糊口压力下,不得不全心投入到卖唱工作中,最初走进了河酒吧。

  后来,他和小河搬到房租廉价的天通苑,每天赶3个小时车到三里屯唱歌。晚上只能坐出租归去。很多多少时候唱一天,都不敷车钱的。

  但不是所有人都晓得,安娜曾是河酒吧的汗青见证人。千禧年之初,安娜在北京进修,偶尔闯入河酒吧,随后跟这帮人混在一路。

  那几年,安娜亲眼目睹了野孩子和万晓利、小河们“癫狂”的卖艺糊口,也看到了他们是若何一步步从乌托邦中醒来的。

  河酒吧盛名在外后,良多独立民谣、摇滚乐手都来表演。拿周云蓬的话说,若是没在河酒吧表演过,那你底子没脸出去见人。

  跟着交往屡次,张佺、小索、张玮玮、万晓利、小河这些日后民谣圈的大佬,关系日渐亲密。每天在一路吃饭、喝酒。顾客散去,就把桌子拼到一路,唱歌、跳舞,直到天亮。钱没赚到,但有无限的欢愉。

  那时,安娜给他们带国外唱片,教他们唱《辛德勒的名单》的片尾曲。张玮玮说,若是能在河酒吧过完这终身,会是莫大的幸福。

  小索是聚拢这帮人的魂灵人物。小索好客,昔时北漂的音乐人没处所住,就跑去他家睡。逢年过节,都是他组织聚会。2003年大年三十,这帮人坐在一路通宵高歌,转圈跳舞。安娜给他们拍了很多多少照片。

  因为运营压力,“野孩子”创作和排演时间越来越少。张佺喜好这帮伴侣,但心里越来越矛盾。来北京不是为了热闹,是为了做音乐,可创作根基停滞了。刚好他加入雪山音乐节,感觉云南不错,想去看看。

  随后,“河酒吧”转手,野孩子闭幕,张佺预备去云南成长。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小索俄然患癌归天。这一魂灵人物的离去,霎时把大师从短暂的欢愉中惊醒。

  “野孩子”离散后,哀思的张佺流离远方,长达6年的时间走不出来,几乎一夜白头。河酒吧从此成为了江湖上的传说。

  张玮玮一度得到标的目的。带着身上仅剩的400块钱租了间破屋,白日看树,夜里看井。后来没钱了,问左小祖咒借了1200,搬进郭龙的书房。此时距离他写出《米店》,还有3年的光阴。他崎岖潦倒、失意、迷惘。

  在河酒吧,万晓利和小河录过现场专辑,被某厂牌买走版权。几多钱呢?只要5000块。万晓利说服本人,这也算完成了出唱片的胡想。此后,他躲在天通苑里做他的第二张专辑,《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河酒吧”记实了我国一代独立音乐人的芳华盛景,也装载着他们的穷困、挣扎。他们盘桓在支流唱片系统外,缺衣少食,在生计所迫的夹缝中写歌,在四壁漏风的房子里吟唱。

  “野孩子”决定北漂那年,北京隔邻的石家庄,成立了一支名叫“The Nico”的摇滚乐队。那是28岁嗑药而死的盲瓜主唱Shannon Hoon襁褓中女儿的名字。

  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凋敝、沉闷、灰头土脸的石家庄市出了两本杂志,《通俗歌曲》和《我爱摇滚乐》。两本路子很野的摇滚杂志,帮石家庄培育了一多量摇滚青年。此中就有一路组乐队的董亚千和姬庚。听到盲瓜后,董教员和鸡教员霎时被降服。

  二千是个音痴。据传当初为了选一把好吉他,比琴行员工去得还早,除了吃饭上茅厕,持续三天在店里试琴,才选中一把对劲的。

  听到盲瓜及欧美其他摇滚“神作”后,胡想成为摇滚巨星的董亚千,严峻认识到本人手艺上的差距,干脆停学,每天在家狂练琴技,自学乐理。乐队成立第二年,他和姬庚掺和了一个拼盘专辑,每人获得酬劳高达200块。

  董亚千为摇滚停学,父母倒没说什么,但他不断跟本人较劲。听遍了历代名曲,练得一手琴技后,长达五年时间,都没写出正派工具。常常出了一个动机,弹两下就丢了。这期间,表演机遇也不多。2000年,石家庄当地摇滚乐队大汇演,“The Nico”还没上台,就被群众举报,被差人哄走。

  其实,即便上台,那时的“The Nico”和董亚千也不太惹人瞩目。在乐评人和小宇的回忆中,其时他的作品半生不熟,气概拼集。

  并且因为过于跪拜欧美大神,董亚千发了然一种含混不清的“二千英语”,不是中文也非英文,令人摸不着思维。没多久,好基友姬庚考上湖南某大学。大师要起头直面人生的选择和糊口的拷问,压力随之而来。

  董亚千巴望成为一代摇滚巨星。可很长一段时间,写不出完整工具,人陷入抑郁。随后,乐队鼓手去日本留学,姬庚忙于学业。为了散心,二千跑去秦皇岛,租了条船,出海、、思虑。那些日子,他不敢碰吉他,不克不及听摇滚乐。整小我的形态跟昔时在北京8平米房间里写《那一年》的许巍差不多。

  回忆那些衣食无着的日子,二千并不感觉苦。可跟他一路玩乐队的伴侣,终因谋生压力一一分开,只剩下了姬庚。后来,为了给乐队转转运,鸡教员就提出换个名字。

  彼时,董亚千在石家庄的家是无数摇滚乐手的堆积地。据传全石家庄的乐手都有他家钥匙,唯独二千本人没有。想起这件荒诞乖张事,精读西方诗歌的姬庚感觉:

  在石家庄的烂砖房里排演,借着封皮零落的乐理杂志研习,董亚千好不容易排出一首作品,拿来跟心目中的音乐一比,立马推倒重来。

  穷困失意,他不在意。但其他乐手要吃饭啊。数年过去,大师朝三十岁奔,糊口压力越来越大。姬庚眼看这么下去不可,拿一首作品填上《十万嬉皮》给他,劝了他足足三天三夜,终究说服他唱中文歌。

  《十万嬉皮》写的是“大梦一场的董二千先生”。拿到词时,董亚千懵了,说你干嘛把我写成一废料?于是首演前,他喝下了催吐剂。

  没想到,姬庚的歌词疗愈了他,和他的旋律天衣无缝搭配在一路。随后,乐队来了小号、鼓手,渐入佳境,《秦皇岛》《揪心的打趣和漫长的白日梦》《杀死阿谁石家庄人》接踵出产。乐队名气越来越大。

  2006年,他把《秦皇岛》和《揪心的打趣和漫长的白日梦》补葺完毕,才从头起头排演。至此,乐队曾经成立十年。

  2010年,大师感觉不克不及再拖了,该出专辑了。没有钱,没有专业制造人,没有好乐器,董亚千只好拉来哥们儿当录音师。大师四周凑钱、买设备、自学录音。一次次失败、频频推倒重来,直到2011年冬,进入后期混音。

  囿于没有专业设备和录音团队,董二千良多音乐上的野心都无法实现。专辑出来后,他只能坐在和小宇的沙发上接连叹气。

  那一年,韩寒、老罗等人在微博上努力为万青打call。歌曲传到台湾,海峡对面的青年都疯了,争相翻唱。特别《杀死阿谁石家庄人》,一时成为微博神曲。

  为创作挣扎14年,忍耐困苦14年,要不是正好赶上微博的迸发和唱片工业解体,加上韩寒等文化人的力荐,谁也不晓得万青会如何。

  遥想2007年,丁磊在丽江听到侃侃的《滴答》,顿觉冷艳,顿时发给身边唱片公司的伴侣,但愿有人推广。伴侣都说,贸易前景不大,仍是别费心了。其时国内独立音乐人的保存情况,并不比河酒吧那帮人好,一首歌唱片公司判断没市场,就不会给你砸钱。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丁磊要搞云村。

  丁大佬在邮电局上班时,就是资深唱片发烧友。千禧年网易上市,他就想做唱片公司,这事儿最终抽芽成了网易云。当然这是后话。

  “那年万青的爆火,有很大的随机性。很多乐队,从少年时为这些事勤奋,到最初连个合理的呈现机遇都没有,这是纷歧般的。大大都摇滚人都充公入。并且之后怎样样也欠好说,没准哪天我们就…这可能性是很大的。”

  客岁,万青时隔10年发新专《冀西南林路行》,发卖额跨越1100万,间接打破国内独立音乐市场数字专辑销量记载。专辑在云村评论破万,还在伴侣圈刷屏。丁大佬也写信恭喜和感激他们,在线“催更”,等候新专。

  不外鸡教员话也没错,像万青如许受关心的乐队终究不多。2009年,写出《米店》的张玮玮和郭龙去云南看张佺,随后野孩子重组,逐步扩展到5人,在2014年发了一张排演录音专辑《平等路》,就没万青那么火。

  却是万青走红那年,新一代的、跟着互联网长起来的年轻人,在文青堆积地豆瓣上吸引了一大票粉丝。这波年轻人里,就有2007年在中关村图书大厦偶尔购得万晓利专辑《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的宋冬野。

  在隔邻天津,一个叫马頔的在国企白领,也是听了万晓利后额外打动,起头在业余时间疯狂写歌,并出了一张《孤岛》。他和宋胖子把作品上传到豆瓣,紧接着结识了尧十三,构成民谣组织“麻油叶”。随后,三人聚在北京,住在宋冬野靠拆迁款买来的60多平的房子里,吃着外卖、写着歌,夜里在北京各大酒吧间流窜作案、卖唱,过着贫寒而欢愉的糊口。

  谁能想到呢,左立翻唱《董蜜斯》张磊翻唱《南山南》,间接把宋、马奉上红人宝座。满大街都在放这两首歌。马頔更是跑去工体开了演唱会。巧的是,2015年,“野孩子”也走进工体,在铺满银杏叶的舞台上歌唱。

  直到2018年,“野孩子”才录制第一张录音室专辑《大桥下面》。《大桥下面》一曲创作于1999年,久经时代风霜,才与世人碰头。反观《安河桥北》,借着《董蜜斯》的势头,间接打破了某司制造费记载。

  那两年,“快男”“好声音”的势头还在,他们次要仍是靠选秀歌手翻唱给拉来人气。否则还得在北京卖唱,一边咬牙对峙写歌,一边骂“民你什么谣啊”。豆瓣上堆积了文青粉,归根结底是乐趣小组,难以帮音乐人出圈。

  却是宋冬野的一位女粉丝,曾给“麻油叶”留下一笔丰厚财富的姑娘,摸到了另一条出圈路,在江湖上掀起了一些声浪。

  花粥曾是宋冬野豆瓣上最早的1000个粉丝之一。她也不是科班身世,吉他都是自学。受网友指导,起头听万晓利、赵雷,并在网上翻唱了宋冬野的《嘿,裤衩》。听完这首用手机录的翻唱,宋冬野暗示很欣慰。

  花粥崭露头角时,宋、马还在酒吧卖唱。姑娘一时兴起,间接退学,跑去巡演。退学后,花粥才认识到独立音乐人不是那么好做的,四周跑巡演,写歌、卖唱、拿奖,也只能在文青小圈子里打转。此时,《董蜜斯》和《南山南》火出天际,她还在偶像片子里打酱油。

  直到《成都》走红,她闲来无事,把《南方姑娘》翻成了《北方爷们》,发到网易云上,没想到快速拿下上万点击。发觉云村这片宝地后,2018年,花粥持续发了《盗将行》和《回去来兮》,刚好古风正盛,两首歌不久便构成刷屏之势。

  花粥命好啊,转入古风创作,赶上了互联网音乐平台的上升期。那两年,版权大战对峙不下,音乐平台也起头鼎力搀扶独立音乐人,尤以云村为甚,流量数据蹭蹭往上涨。

  说来有多夸张?赵雷登上《歌手》前,在云村就有巨多粉丝(比微博还多),《无法长大》独家首发时,一口吻卖了10万多张。

  自90年代算起,在唱片工业系统主导下,独立音乐人的保存处境,不断不怎样乐观。

  事理也简单,唱片工业面临公共,公司要赔本,就得投合更多人的审美趣味。作品走的是通俗路子,资本也是集中投放。

  君不见昔时红星社挖掘郑钧,一张《光秃秃》卖得非常火爆,面临同样西安来的许巍,只买了他的歌给田震唱。昔时红星不傻,话说得很大白,许教员,你长得没人家郑钧帅,歌又跟涅槃一样阴霾、小众,当不了大歌星的。

  Livehouse还能让新人混个脸熟,至于音乐节,那根基上是为头部乐队预备的。晚年雪山音乐节不断赔钱,一赔几十万,直到04年,黄燎原的贺兰山音乐节赔本,整个滚圈儿都飞腾了。其时为啥没赔?

  由于听了投资人的线年,云村搞《独立音乐人保存现状演讲》,月入过万的只要4.4%,月入千元以下的高达68%。大部门做独立音乐的,从倾慕热爱到业余快乐喜爱到逐年冷淡,直到年岁渐长,为生计所迫分开。

  有个叫《偶像》的记载片,就是记实我国独立音乐人保存形态的。第一集的配角是“平民乐队”,昔时去河酒吧表演过。

  好在这些年,跟着互联网兴起,独立音乐人保存情况比以前很多多少了。因为支流唱片工业地位失势,收集构成新传布链,这些年出了很多多少搀扶独立音乐人的平台。张培仁做街声,汪峰搞碎乐,郑钧弄合音量,都是实打实地砸钱。

  有个我挺喜好的组合,叫房主的猫,晚年中南财经政法的大学生。当初翻唱宋胖子的《斑马,斑马》,在网上火了,然后写了首《秋酿》传到云村上,一夜间粉丝暴涨。结业后,两人本来筹算各奔出息上班去,没想到开了场歌会,大雨滂沱现场却来了几百人。一个女粉丝哭着求她俩继续唱。随后,两人写了首《夸姣事物》,一口吻在云村拿了6W多评论。

  还有写《抱负三旬》阿谁陈鸿宇,昔时在乐评人郭小寒的公司上班。郭小寒老敲打他,让他当真工作,脚结壮地,不要太出风头。成果陈鸿宇扭头在网上发了本人的专辑,火得顶头上司郭小寒百感交集。

  不外,跟着渠道成长,做独立音乐门槛降低了。门槛低了,进来的人就多了。在海量基数里想要一鸣惊人,也不简单。

  好比云村就搞了石头打算、云梯打算、硬地围炉夜、硬地原创音乐榜、星辰集等等连续串的项目。这两年出格较着,和音乐人伴侣喝酒时,他们都爱絮聒这个平台阿谁平台又搞了什么勾当,赶紧得去加入下。

  客岁就有个叫裘德的音乐人冒了出来,专业水准很好,但一起头也跟矮大紧、野孩子昔时一样满腔辛酸。裘德学美声身世,想做风行乐,于是赴京北漂,在唱片公司很是拼,业余还逼本人1个月写10首歌…可惜,薪水菲薄单薄,也不知要漂到猴年马月。

  不外年代终究纷歧样了,苦的时间短了良多。他刚好撞上“石头打算”第二季,发了首张小我EP,然后又出了一张名字很成心思的专辑:《颁奖的时候我要缺席》。客岁就靠着这张专辑入围了台湾金曲奖。

  比来出格火的阿谁颜人中,也是差不多的路子给挖出来的。本来颜人中都在搞摄影了,业余唱唱歌,成果正好赶上彀易云一个项目,录了个小样。平台的人一听,金子啊,赶紧建议他开账号,跟他的团队一路帮他做歌、推广。

  比酒吧更嗨的是,在互联网,音乐人跟歌迷能够随时交换,歌单、个性化保举等等,让再小众的音乐人也都能堆积粉丝,不至于像线下:一旦唱到天亮,就得各自醒酒散去。

  比来有个出格火的初中女生,Vicky宣宣,本年才15岁,从小通晓乐器,对若何写歌这件事信手拈来,一个视频的旁观轻松破百万。

  Vicky宣宣最早在云村爆红,翻看本人的歌曲《日落人海》下面的用户评论,一时心血来潮,拿乐评填词写了一首《三十二段留言》,敏捷圈粉,被称为“云村天才少女”。她3个月写了4首歌,纯粹是拿音乐创作当博客写,举重若轻地分享本人的糊口和表情。

  这种轻巧感,你在老一辈独立音乐人身上几乎看不到。90年代末和新世纪初搞独立音乐其实太苦了,一方面是年代,一方面是大情况,所以动不动就要出几个抑郁症的,仿佛那时候你不抑郁,都欠好意义说本人独立。

  没想到啊,15年后,这个问题还搅扰着我国做音乐的年轻人。2006年,北航结业晚会上,刺猬乐队表演《柏油公路》。唱完后,鼓手石璐嚎啕大哭:

  千禧年后,北京高校蹿出一大帮热爱摇滚的学生。此中就有子健和石璐。子健芳华期就是吉他狂热快乐喜爱者,一度弹到手出血。石璐自幼学钢琴,上初中起头打鼓,先天极强。上大学后,两人各组乐队,在表演中了解,一见倾慕,拉上贝斯朱博轩构成“刺猬”。

  幸亏美国人Michael Pettis在五道口开了D-22酒吧,刺猬去表演,受Michael器重,这才找到勾当据点。那时,良多出名乐队都在D-22演。晚上十点起头,不断到凌晨两点。

  子健做法式员。在公司,和同事几乎没什么配合言语。只要音乐能让他兴奋,那些年,不管上班多累,下班后他都要去排演。回抵家,还得熬夜写歌。越写越兴奋,经常是彻夜。有时睡到三更,还要爬起来写几句。

  和子健一样,为了音乐,一帆也牺牲了太多工具。结业后,他进入国有银行,为了乐队,绩效查核经常垫底。本来有升职机遇,撞上乐队巡演,一帆想法子骗了一个礼拜病假出去。回到单元后,再也没能升职。

  最难的时候,刺猬租过超市地下二层的排演室,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写歌、巡演、出唱片,一年又一年,因为曝光机遇少、不出圈,哪怕是音乐节,一场下来也就三四万,一分就没什么钱了,就这还要添设备、录专辑。

  但刺猬不断在对峙,乐此不疲。四周同窗都赚了大钱,住上了豪宅,开起了豪车,他们也仍然故我。为什么啊?傻不傻啊?

  只要写歌,才会让子健感应兴奋和幸福,只要打鼓,才让石璐感应生命的律动。如许活一次,才能证明本人在这世界上来过。从昔时的野孩子、万晓利、周云蓬算起,再到后来的云村音乐人们,不都是如斯?

  90年代在歌厅放镭射碟的张楚,95年在北京陌头卖唱的周云蓬,千禧年后为出唱片蜗居在天通苑的万晓利,躲在石家庄烂砖房里抑郁的董亚千,一个月逼本人写10首歌的裘德…

  但在热爱之外,一代代独立音乐人更需要的,是更多的曝光机遇、表演平台,更充沛的糊口保障和更完美的版权庇护。

  时至今日,我还能记起听《黄河谣》的打动,还能记起听《陀螺》时的沉浸,还能记起上班时每个周末跟伴侣约酒,隔着窗户看月亮,听万青《揪心的打趣和漫长的白日梦》听房主的猫《爱你就像爱生命》听裘德《北海道情人》,还能记起那些旋律陪我们渡过的温暖光阴,记得它们在深夜里带给我们的安抚。

方言英语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方言英语:

  • 下一个方言英语: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方言大全网声明:登载内容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