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方言大全网 >> 方言句子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普通方言句子 “狗爷”村长
普通方言句子 《跨界喜剧王2》最新一…
普通方言句子 办事员听不懂方言遭大…
普通方言句子 昌邑举办焦裕禄事迹报…
普通方言句子 《继承者们》最新剧情…
普通方言句子 为什么触乐一直使用“…
普通方言句子 猫和老鼠:童年回忆里…
普通方言句子 广西话搞笑方言大全最…
普通方言句子 最全广西方言骂人的话…
普通方言句子 广西方言笑话
普通方言句子 东北话粗口东北话骂人…
普通方言句子 广西方言地域归类
普通方言句子 东北话下晚儿是什么意…
普通方言句子 东北证券:CPI和PPI均…
普通方言句子 网剧一姐靠实力说东北…
普通方言句子 说话下道这么个意思
普通方言句子 什么是特发性震颤?手…
普通方言句子 从东北方言研究看满语…
普通方言句子 哈尔滨中小学校开学首…
普通方言句子 霸气超拽的线就不要怂…
普通方言句子 哈尔滨如果成为直辖市…
普通方言句子 “我感受到了委员的责…
普通方言句子 四川的经典方言有哪些…
普通方言句子 经典四川话_百度文库
普通方言句子 求四川方言10句经典台…
普通方言句子 收集经典四川话
普通方言句子 离开成都后我开始想念…
普通方言句子 零基础如何练成播音腔…
普通方言句子 动视终止与《COD》幽灵…
普通方言句子 剑网3文案策划解读新剧…
普通方言句子 配音演员童自荣:配音…
普通方言句子 得劲、可中河南线%的人…
普通方言句子 河南周口数千万水利工…
普通方言句子 河南周口:医院用猪皮…
普通方言句子 “来了老弟  全世界都…
普通方言句子 良品铺子“猴赛雷”又…
普通方言句子 5月20日13时14分表白好…
普通方言句子 东北人请你讲东北话(…
普通方言句子 经典东北话
普通方言句子 东北话(汉语方言)_百…
  “狗爷”村长           ★★★
“狗爷”村长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5/16 8:42:16

  偏岩子是个村,偏岩子村种青花椒,家喻户晓。本年花椒大丰收,村民兴高采烈,闹着叫“狗爷”请客。

  “狗爷”是村长,年近六旬,鼎新开放以来当干部,从团支书到民兵连长到纪检组长到文书以至还代办署理过妇女主任。自从开展脱贫攻坚,肩上才压了重担,被选为村委会主任。“狗娃”是“狗爷”乳名,名贱命贵。从“狗娃”到“狗叔”不断叫到“狗爷”,他都乐喝喝不生气,有人说他狗里狗气,下酒的花生米一颗一颗地拣。有人说他豪爽仗义,本人掏钱给孤寡白叟缝新棉衣。他是“醒豁”(四川方言)人,乐观开畅,村里老小三辈都与他打趣连天,良多棘手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狗爷”姓苟名大全,一般在官方场所才用一下。“狗爷”上任第一件事,即是为村民寻找致富道路。走了良多弯路,东拉西扯与和诚公司搭上线,才走上了致富路。

  村民鼓噪请客,图的是高兴,狗爷便去和和诚公司筹议,在春节前拣个好日子搞联欢。联欢的体例呢,就是杀口大肥猪办坝坝席,全村都来吃庖汤。

  和诚公司老总黄志标是广东人,大师都仿片子《霍元甲》,尊称他标总。标总听这主见不错,既鼓励民气又扩大公司出名度,当即亮相,狗爷你请客我埋单。又开打趣说,莫不是照应你表嫂的生意吧?

  “狗爷”哈哈一笑,胡锅巴哟,黑得像煤炭,她照应我还差不多。不外呢,两口子席办得地道,有盐有味,比城里大馆子好吃。

  办坝坝席搞庆典,声势很大,请了鼓乐队、报社和电视台,也请了作家协会去采风。

  我发了定位,和诚公司派车来接。开车的小刘意气风发,大有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气概。她自动引见本人,四川农大结业的,此刻和诚公司花椒基地当手艺员。她开车快而稳当,一路滚滚不停地引见,讲偏岩子和“狗爷”村长的妙闻,讲和诚公司和标总的奋斗过程,也回覆我一些青花椒种植的手艺问题。

  道路蜿蜒崎岖,但此刻都浇了水泥路。小刘说,以前偏岩子偏僻贫穷,年轻人外出打工,我们雇不到劳动力,这几年打工的回来一些,颠末挑选和培训,成为企业固定员工。收成季候还请外埠临工。老苟当村长后,想了良多致富道路,种中药材,杂交制种,都被别人骗了项目和资金,人影子都抓不到,引得村民歌功颂德。

  在先锋区开人代会,他传闻我们公司老总黄志标,为人仗义又诚信,有花椒加工场,还有五千多亩花椒基地,并获得“国度林业重点龙头企业”、“四川省带动脱贫攻坚明星农业企业”等一系列荣誉称号。而本人一个偏僻掉队的行政村,若何能与明星企业联上手呢?很费一番神思,于是找到观阁镇农技站的老高,讲了设法,激昂大方地给出500元奖励。当然这钱是瞒着老伴,从私房钱中收入的。10天后老高给他一张先锋区地图,将和诚公司现有的基地用红线连起来,像圆椭椭的大冬瓜,而到偏岩村就虚线凹进去,腰细背躬像要折断的样子,显抱病态和丑恶了。标总也是人大代表,代表和代表好措辞。“狗爷”找到标总,先摊开地图,指出公司的缺憾,说补上这一块,你就抱了个胖嘟嘟的金娃娃。两人抚掌大笑,随后互相表扬,随后划拳喝酒。就如许,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我们到偏岩村小广场,已半夜时分。咚咚哐哐的锣鼓正紧,方才一段川剧下场,ㄠ妹的风行歌曲又唱开了。几十张桌子围满了人,边嗑瓜子边摆龙门阵,比赶乡场赶庙会还热闹。

  小刘引见我认识标总,标总又引见了苟村长。正这时过来一矮胖黑糙的女人,这大要是他们称的胡锅巴了,村里人減去胡字,间接叫锅巴。她望着瘦高精悍的老苟说:“狗娃,啥时候出热菜,你招待几小我来帮手,大笼一丈多高,弄倒了欠好耍哟。”狗爷说:“我抱住嘛。”

  标总向我说,别看农村土俗,其实口说心不乱,嘻嘻哈哈的没什么忧虑。记得连环画里堂吉诃徳和桑丘,就很像这两小我呢。标总的幽黙,一会儿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锅巴勤奋驯良,算得上十里八村的大厨,她操刀主厨,她汉子烧火打杂。办坝坝席九大碗,从筷子到桌子办事。有时营业忙,还叫“狗爷”去帮手,工资比别人开高一点,还常常送卤菜他下酒,狗娃狗娃的叫得激情亲切。老苟呢,过两年满六十,儿子接他去上海享福,不到两个月就带着老伴带着孙子跑回老家了,说花花世界哪是贫民玩的哟,喝杯白水一百元,吸口空气都要钱,上幼儿园比读大学还贵。仍是偏岩子好,山好水好人更好。

  庆典由老支书掌管,区人大主任,镇长都简单致辞,然后颁布发表开席。标总和老苟推让一番,一个喊,此刻,一个喊,开整。

  开席时我们一桌的几个村干部和公司副总纷纷散去,说是去陪宾客了。这是土风的一个变化。颁布发表开席后,才逐桌发筷子,这是另一个变化,席到一半,仆人一手端碗一手端杯,如互换场地般转圈儿敬酒,这是又一个变化。

  老苟又回到我们桌上,对一位老头说,夹古匠王三,你有些不‘落教’(四川方言)哟,我们偏岩子办庆典,你舅子老表凭啥还带着娃儿也来吃坝坝席?

  标总跟我坐一根板凳,标总说这夹古匠,就是倔犟的意义,是七组的组长。王三瞪老苟一眼:“你没见他在帮锅巴打杂么,这么多细娃当撵脚狗,又不是他一家。”标总忙说:“没啥,人多热闹,大人坐席小孩也坐席嘛。”

  老苟说,“对你王三,我就是要经常?打,别尾巴翘天上。我喝一杯你喝两杯。”王三也不示弱:“苟村长,官大压人嗦,哪来这本书卖?”老苟说:“上半年你ㄠ儿和俄罗斯洋媳妇办订亲酒,你当缩头乌龟躲猫猫,今天补起噻。”

  正这时,锅巴端一盆滑肉上来,成果手滑差点打破碗,但油汤洒在了标总西装上。标总笑着说都当爷爷的人,还像小孩一样疯。锅巴放下盆,取肩上的帕子给他抹,越抹越赃。标总忙遏止,说罚你与苟村长喝交杯酒。当然也算是给王三得救。

  锅巴不干了,说:“标总,你仍是跑大船埠干大事业的企业家,怎样欺负我们小老苍生呢,喝交杯酒能够,你陪我们喝两杯,行么?”

  标总顿时醒悟,这亏吃大了,但仍是忍着爽快地承诺。这时围了良多人起哄。老苟虾着腰,锅巴伸着脖子,把交杯酒喝了。标总端起桌上的两杯酒,正要一饮而尽,老苟和锅巴抢过杯子说:“标老是嫩心子,醉了不长,我们再交一杯吧。”场上登时响起强烈热闹的掌声,伸大拇指表扬:“狗爷”耿直!锅巴也耿直!

  标总将“狗爷”送给他的地图,贴在办公室的墙上。而地图上用红笔标出的西瓜状,刚好在腰部深深地凹进去一块,显得丑恶而别扭,这成了他一块心病。把偏岩子附近的几个村收入基地,不单扩大规模,还能抱个圆溜溜胖乎乎的大西瓜呢。

  听老苟引见,偏岩子有两座山,大馒山和小馒山,其余丘陵环抱,如母鸡带仔一般,油浸浸的黑油砂地,最适合种你那矮蓬蓬的藤椒。每想到这些,标总就要想做大做强做完美。他给老苟去德律风,何处时断时续,可能信号太差。不再等了,先去看看再说,不克不及隔山买牛,吊水获得井边。他带上小刘开着宝马,往偏岩子扬尘而去。

  现在农村交通发财,山峦间地步间公路盘绕,都浇了混凝土,白白亮亮的如鸡肠带。前几年天上还没飞斗极,汽车也无法导航。他问了几回路,才将车开到偏岩村边上。文件和报纸上都讲,打通最初一公里。而进偏岩子的沙石路却有两公里,浅沟深辙坑坑洼洼泥泞不胜。小刘说,标总我们走路进去吧,你日常平凡那么爱惜车,宝马糊成花猫,不知多肉痛耶。标总说: 没关系,你多提两桶水冲冲就得了。

  措辞间,车已陷入沟边泥洼。轮胎飞旋着打滑,溅起一阵阵泥雨。把不到实地,再大马力也不管用。随后,二人跳下车,鞋子又陷在泥泞里,小刘的高跟鞋费老迈劲才拔出。这是以前的机耕路。好天时比力通顺,前两天刚下暴雨,这最初一公里就成老迈难了。

  不远处一户人家,白壁黛瓦,典型的川东北民居。篱笆笆里走出一老妇,死后跟三个孩子两条狗,操动手看汽车打滑。小孙子指着轮胎说,婆婆你看呀,仿佛风车车,转得飞快。标总问这是啥处所,村委会还多远?老妇说翻垭口过条沟就是大队部。

  标总掏出手机给苟村长打德律风,满是嘟嘟的盲音。看来真得找几小我,又推又拽,才能弄出这铁家伙。小刘和几个孩子去垭口喊人:“老乡,有人嘛?”孩子们喊,王三爷爷,快出來,拖车啰!

  从山湾竹院旁,走出一小我,然后慢慢地爬上公路。标总只偶尔吸耍耍烟,但篼里常揣着硬中华。敬给老头一支本人也抽着。王三嘘着眼说,“这马路浮土填的,经常陷车,我都弄过无数八回了,处所穷打不了水泥路,焦人吶。别再费劲了,几搓几揉越陷越深。”小刘说:“王大爷,传闻你是这儿的出产队长,号召几个村民,帮我们推一推,行不?”

  王三斑白头发,看上去比现实春秋大些,皱纹里填满烟尘,显得沧桑纯熟。他很不认为然:“说啥哟,现在农村老了人抬丧,连八大金刚都找不齐,哪去找人推车。”小刘说,“我们公司来帮你们成长农业脱贫致富,就不克不及支撑一下么?”

  听这么说王三翻二白眼:“丫头,啥年月了,穿衣吃饭都要钱。”标总看出了眉目,说:“王师傅,还得麻烦你找几小我,需要几多钱,我给就是。”王三游移中显得呑吞吐吐:“至多得八小我,八八六百四,你看,把零头抹了!”小刘不肯意,说:“王大爷,就是叫吊车来,也没这么贵嘛。”王三甩甩手往回走:“说得轻盈吃根灯草,老夫我在广州打工时晓得,吊车出动最少一千元。”标总说,“按你说的办,快去找人把车推出来吧。”

  大约一刻钟,王三从山垭上冒出来,仍是一小我,后面牵着一头牛,油光的外相闪着青光,喷着鼻息像有使不完的劲,他将木枷担扛在肩上,像是犁田的架势。标总大白了,他是要架牛拉车,于是诙谐地笑道:“好耍,我这宝马当牛拉车了。”王三操起铁锨将车前的浮土铲成斜坡,又捡来石头垫轮胎,干活儿比措辞利索。然后将篾绳套在安全杠上。

  看热闹的老妇说,“王三又搞着儿了,轻松挣几大百,大儿子在城里买房出了钱,小儿又买电梯楼还要出得多,真是搞搞神。”王三给标总说,“你也别坐驾驶楼,我和水牯牛在前面拉,你两小我在后面用力推,弄出坎子就好了。”

  王三挥一段破竹子,在牛屁股上用力一抽:“起哦,走哦!”标总和小刘各在一边弓着腿用力推,轿车慢慢起动,牛尾巴和轮胎溅起泥星点点,打得几人满头满脸。王三嘶哑着嗓子喊,勤奋拱啊逐个莫松劲啊逐个松了劲啊!抗拒与角力,如拔河的竞赛,谁都不敢松弛。俄然水牯前脚匍倒,跪伏在地,它又拼命向前爬几个碎步。然后,轰然站立,山岳一样巍然不动。宝马拉出了泥坑,大师都松了一口吻。

  王三在粗硬的手掌上吐两口唾沫,往磨出血的牛膝上抹:“傻ㄠ儿,苦了你了,归去我敲两个鸡蛋给你补起哈,可惜你跟我一样投错了胎,如果变成大熊猫,那就是国宝啰。”标总顾不得满手稀泥,从篼里掏出皮筴,抽了几张大钞递给他。小刘说:“标总你给多了吧,哪有这么风雅真的给一千呀?”标总笑笑说,“就当扶贫吧。”

方言句子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方言句子:

  • 下一个方言句子: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方言大全网声明:登载内容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站长: